每日經濟新聞
商業觀察

雪缘园.com > 商業觀察 > 正文

雪缘园足球即时赛果: 西安“墮落街”的生死劫?

雪缘园.com www.774301.live 每日經濟新聞 2020-04-08 18:41:46

每經記者 任鋼    每經編輯 師安鵬

?三月過后,西安百萬大學生的寒假,繼續被“充值”……

而“墮落街”商戶們,則無比期待著他們的歸來——這些寄居大學周邊的商販群體,早已被身上背負的家庭重擔驅趕著,回到空無一人的大學附近,繼續開店。

過去近20年間,大學城在西安南北兩郊拔地而起,于此同時,周圍的城中村、商業街也變得日漸繁榮。

中午、晚上甚至是課間,成群結隊的學生就會把這里包圍,直到晚上宿舍熄燈,學生才漸漸散去。

這里部分商鋪的租金超過繁華商業區,一間三四十平米的早餐店,轉讓費動輒就要二十幾萬,但從來不缺租戶。一間鋪面掛出“轉讓”,很快就有人接盤,即使房主提醒每年租金都會漲。

大學生親切地叫這里是“墮落街”。

不過,沒有學生,“墮落街”就什么也不是。

比如眼下,已經營業的“墮落街”商戶們,正在經歷前所未有的重創……

1

田雨用力拉開店鋪的卷閘門,她已經兩個多月沒回來了——干眼鏡這行十幾年,還是頭一次。

“往年回老家,最多待四五天,因為創業壓力也大。今年呆了一個多月,像是好幾年。”

2017年,她把原來在西安外國語大學對面小居安村的眼鏡店,搬到了西北大學長安校區南門外的康杜村,店員只有自己,一年4.7萬的租金是店鋪最大的開支。

店鋪始終圍著大學,田雨看中的是這里的學生客流,“學生顧客占到7成,社會上的也有,再就是周圍的居民。”

可如今,大學生不開學,把店開在離主城區較遠的長安大學城里,反而成了田雨的負擔。

“今天就配了一副眼鏡,賣了200多”,田雨苦笑著,實際上這算比較好的情況了,有時候連著兩三天不開張也算正常,“說得夸張點,現在孩子如果要吃個啥,讓我去買,我就會想今天一分錢沒掙,還要花錢。”

田雨的眼鏡店往南不到一百米,是趙麗和老公開的佛手指冒菜。已是下午五點多的吃飯時間,但店里空無一人。

“昨天賣了200多塊錢,大概就是去年的20%”,趙麗說,“原來顧客大概8成以上都是學生,現在只有旁邊面館生意好點,因為周圍工地開工,來吃飯的工人多。冒菜太貴了。”

還有旁邊的舊書店,三排書架全是學生的舊課本,把店鋪擠得滿滿當當。老板每天來店里喂喂貓,曬曬太陽,就回去了,生意的事,他已經很“佛系”了。

而這只是康杜村最靠近學校的一排商鋪的情況,再往村里走,多數飯館、水果店、小旅館還沒開門,進村需要出示一碼通。

與往年學生開學時相比,村里顯得格外冷清。

西北大學有兩萬五千名多學生,其中長安校區最多,這些學生構成了康杜村商戶最主要的顧客群體。

從2005年西北大學長安校區投入使用以來,康杜村是最大的受益群體之一。

2

西安有兩座大學城——“長安大學城”與“未央大學城”,分列南北兩端。

在未央大學城,情況也并沒有更好。

龍朔路上,陜西科技大學、西安工業大學、西安醫學院三所高校的新校區并排而立,構成了未央大學城的主體部分。

在陜西科技大學的東北角上,一座科大時代廣場,是三所高校數萬名學生日常消費的主要場所。

這里的業態比城中村更加豐富,除了日常餐飲,還有服裝、培訓、娛樂、維修等多種業態。

而如今,除了周圍北三環建材市場的工人和店員來吃飯外,其它業態都在艱難維持。

廣場外一樓的森馬服裝店3月中旬恢復營業,數萬元的春裝年前已經到貨,眼看著夏裝就要上市,老板劉萌不得不使出“裝修大清倉”的噱頭,全場三折起。

“本來3月學生開學是旺季,但今年上半年算是完了,同比去年這個月下滑了70-80%。”劉萌一個人守著門店,她沒有要求店員上班。

實際上從早上到下午店里幾乎都不會進來顧客,只有傍晚時才有一些客流。這個服裝品牌主要面向年輕人,“實際上居民很少,再就是北三環建材市場有些人。”

廣場入口下午6點就關閉了,劉萌想多等等,會堅持到8點以后。

不遠處,陜西科技大學門口的書亦燒仙草,老板從江西老家回來隔離14天后,就來開店了。但一天只能賣幾百塊錢,“消費主要是學生,年齡大一點他不會來喝這個,有些家長下午帶娃出來逛,會有些人,上午就根本看不到人。”

一般情況下,大學宿舍熄燈后她才會關店。而如今,晚上八點她就拉下了卷閘門。

臨近中午12點,十多位外賣騎手還在商城周邊圍坐聊天,等待接單。

奶茶店老板說,“以前就沒有這么多外賣騎手,送都送不贏。”

3

有人堅持不下去了,科大時代廣場東側的李記冒菜香鍋店,幾天前就掛出轉讓的告示。

這家店去年8月開張,實際經營時間不到半年。店主說,“大老板能扛得住,我們小的扛不住。”

但多數人問過轉讓價后,就找理由離開了。

長安大學城趙麗的冒菜店也要轉讓,不過疫情前她就不打算干了,“也就比上班多掙一點點,年紀輕輕,不想混下去了。”

“疫情對我最大的影響,是店轉不出去了。”年前,趙麗轉讓費報價最少15萬,“今年只要12萬,別人還嫌貴。”

舊書店也要轉讓,這家店在西北大學長安校區投入使用時就開了,如今已有十五年,老板說年前有個甘肅人愿意25萬接手,但是要分期給,他沒同意,現在要17萬也鮮有人問津,“耽誤了”。

但畢竟轉店的還是少數。

正常情況下,除去寒暑假,大學生每年在校時間只有9個多月。即使這樣,大學城店鋪一年的利潤也非??曬?。

如今,他們除了硬扛,還在等房東減免租金。

“你做報道,就應該關注這個房費,是最好的。我們每個月一萬多,房東都不給免”,李記冒菜香鍋店的老板突然轉移了話題,臉上透著生意人的精明,“房東哪怕免一個月,讓大家緩一下,這連緩的機會都沒有。”

田雨和趙麗是同一個房東,暫時也沒有減免房租的意思。他們倆都是八月交下一年的房租,一些一月交租的商戶告訴他們,房東今年每月又要漲1000元租金。

田雨說,“我們想跟房東談一下,也不說免吧,能讓晚一點交都行。”

關于未來,田雨、趙麗和劉萌都說不清楚,他們都不知道大學什么時候開學,開學后又會不會封校。

唯一確定的是,一屆學生畢業又會來新的一屆,一批商戶走了,又會來新的一批……

(文中田雨、趙麗、劉萌為化名)


投稿、爆料請發送至郵箱:[email protected]

加入粉巷社群請掃碼粉巷財經公眾號文末二維碼

 

封面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任鋼 攝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ganrao} 英超免费直播在线直播 娱乐棋牌大厅怎么下架了 大地棋牌游戏中心下载 快速赛车官网 北京赛车pk10程序 豪利棋牌安卓版下载 nba球赛 黄大仙资料大全2019 豪利棋牌app苹果版 捕鱼来了人工客服电话 白城麻将吉祥棋牌账号 电玩城捕鱼游戏 豪利棋牌下载二维码 最精准的平码计算公式 山西长治胡乐麻将缺门 网上赚钱项目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