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市場

雪缘园.com > 市場 > 正文

雪缘园比分直播缘: 共享自習室的加減法:價格戰開啟,機構投資暫未入場

雪缘园.com www.774301.live 每日經濟新聞 2019-12-29 20:53:20

為學習的儀式感買單。

每經記者 王佳飛 攝影報道    每經編輯 陳夢妤    

2020年考研結束一周,相關數據陸續發布,今年報考人數達341萬,創下歷史之最。

讀書,從來便是昂貴之事。共享經濟大潮之下,課桌的新場景,學習的儀式感,許是這個行業的初衷。

其實共享自習室很早便已經出現,廣州、鄭州、成都等地在2018年之前便有創立,只是到了今年7、8月間突然爆發,北京市場也從這一時段開始預熱。

聽起來,共享自習室就是簡單的架幾張桌子收錢,但其內在邏輯遠不止這些?!睹咳站瞇攣擰芳欽囈謐叻昧吮本┦諧《嗉夜蠶磣韻笆?,同樣的考卷,創始人們的答案有著天壤之別。

加法

今年25歲的林大陽是一名連續創業者,大學期間他便拉起團隊做互聯網化妝品和知識付費等業務,但都不甚成功,直到他選擇了開一家書店。

“我一畢業便和團隊一起接手了一家書店,書店的盈利模式倒也是賣空間,我為他們提供優雅的學習看書環境,顧客在這里消費,這促使我進一步探索空間的可能。”提起創業初衷,林大陽表示,“很多人到書店就是尋求一個安靜的空間,那我為什么不直接做一個這樣的空間呢?”

但我國的租金回報率是偏低的,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就明確表示“中國的租金回報率我都不好意思說”。1∶300~1∶200是國際上用來衡量一個區域房產運行狀況良好的租售比(月租金和售價比例),而今年上半年,據機構報告稱,我國50個重點城市的租售比僅1∶592,遠低于國際合理租售比區間水平。

中國夢想空間內部

林大陽坦言,當前的投入下,“僅僅依靠賣空間是收不回成本的”。

目前,他創辦的中國夢想空間收費標準是普通間9元/小時,小包間12元/小時,不同時段略有浮動。

在林大陽眼中,共享自習室的運營是各種資源做加法的過程,空間的利用可以細分成很多種類,空間之外也有很多故事可講。

中國夢想空間今年6月開業,位于中關村一座寫字樓的9層,店中劃分了較大面積的休息區、書店、水吧、小包間、普通座位、會議室等功能區間,“這里是一個復合空間,不同需求的顧客來這里都會找到合適的空間。”

從《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實地走訪的數家共享自習室看,這里的裝修可以稱得上“豪華”,可與如今市場上條件較好的共享辦公空間媲美。林大陽說:“我們認為空間環境對顧客心情會有很大影響,所以我們不管在選址還是裝修上都力求營造一個較好的硬件環境。”

他也在規劃著下一家旗艦店,新店會包含健身房和餐飲,他希望使來這里上自習的人能夠足不出戶便搞定一切問題。

空間本身之外,林大陽在試圖促成各方資源的合作:“來這里的都是學習的人,而教育是一個很大的市場,我們可以將顧客和外部教育機構精準對接,這是雙贏的,所以目前合作談得很順利。”

記者了解到,目前來這家空間學習的學生和已工作人群占比各半。

中國夢想空間所在寫字樓環境

談及未來規劃,林大陽似乎很有信心:“我們正在和投資方接觸,近期會在全國開拓,以200平方米以下的空間為主,將我們對空間探索的經驗悉數注入。”

雖然這時的他仍舊要兼任客服和前臺,像極了曾經的硅谷創業故事。

減法

同樣也是在前臺,《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遇見了兼任客服的飛躍島創始人張文亮,當時他正在電腦前認真地寫代碼。

張文亮出身IT,此前的工作領域是長租公寓:“我們公司的長租公寓運營系統是我搭建的,我對這部分的運營工作還算比較了解。”

但長租公寓風口期已過,市場被幾大巨頭瓜分殆盡,他所在的公司不得不將長租公寓業務邊緣化,這促使他重新思考自己的定位。

“找一個安靜、不被打擾的地方看書是剛需。”張文亮說,“那時算是半失業了,就想找個地方看書,給自己充充電,但我發現找不到合適的地方。家里不能集中注意力,咖啡廳獨享性不夠,書店給我的感覺也不是特別合適上自習,所以就嘗試自己做一家。”

飛躍島深度學習區

行業定位上,張文亮并沒有避諱“二房東”這個詞,“本質上講我們就是二房東,就是把房間從房東手中租下來,改造成適合大家上自習的地方,通過運營增值,我們來賺取這個差價。”

今年10月才開業的飛躍島位于中關村一座寫字樓的地下一層,沒有顯眼的招牌,僅入門處地毯上才有標識。

這同創始人對于自習室的定位很像,“不打擾”。

“顧客來這里就是安安靜靜看書學習的,他們只是需要一個寧靜的空間,我們要做的就是精簡、再精簡,不能給他們太多附加的東西。”

記者亦留意到,飛躍島的室內裝修極簡,基本就是擺上桌子和鋪設了地面。

這極大降低了成本。據張文亮介紹,這家飛躍島超過100平方米,僅投入約10萬元。

“相應的,我們的價格也要低一些。”

價目表顯示,目前9.9元就能夠體驗4個小時的自習,單日體驗卡為38元,還有周卡、月卡、年卡等收費方式。另外,現金儲值卡的計費方式是10元/小時。

“也有很多教育機構來找我們談合作,但到目前我都拒絕了,我認為會打擾到我的顧客,甚至我們的內部微信群都會故意維持一個不活躍的狀態,因為自習時消息也會造成干擾。”

飛躍島公共區域

不僅僅是各種物質投入,在創始人的精力投入上,張文亮也在做減法。

“我們前臺的工作就是接待一下,很簡單,所以我還接一些軟件外包。”張文亮笑稱,“加上我一共三個合伙人,他們也在其他地方有自己的事。”

在這樣的精簡下,張文亮表示目前飛躍島的收入已經能夠覆蓋成本。

“如果把我們的投入分拆到每個月的話,現在的營收已經能夠覆蓋成本,后期運營成本也很低,所以盈利是沒有問題的。”他說,“我希望做的事情就是回歸空間本身,把一些旁枝都砍去。”

“共享自習室的空間盈利能力是很容易評估的,一定的空間擺多少張桌椅,產生價值的上限便是既定的。我們測算,如果上座率能夠達到60%,便可以產生盈利。一把桌椅能夠產生6倍的空間增值,這是個很有潛力的行業。”

探索

在對多個共享自習室創始人的采訪期間,記者聽到最多的詞便是“探索”,“我們在摸索合適的收費模式”“盈利模式還需要探索”“繼續探索空間的利用方式”。這張考卷中,標準答案是什么似乎還沒有人能夠作答。

位于朝陽區的第一時間自習室創始人劉芳(化名)告訴《每日經濟新聞》:“共享自習室并不是一樁暴利的生意,很多方面需要去探索,我們有耐心慢慢去把這件事情做好。”

第一時間深度學習區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認為:“共享自習室是對公共資源的一種補充,尤其是在北上廣深這些一線城市,但收費標準需要進一步探索確立,因為很多人都已經習慣了免費空間,應當找到一個令人接受的價格才能生存。”

從北京現有的幾十家自習室看,至少在環境方面是各具特色的,創始人們也都在有意識地樹立各自的品牌形象。

共享自習室的迅猛發展,已經逐漸被資本關注。從本質上看,這是一種與共享辦公有所不同的“二房東”模式,諸位創業者們對此也毫不避諱。不過截至目前,還沒有投資機構正式入場。

泛海投資董事長張喜芳認為,共享自習室行業知名度快速增長的原因之一是職業人群認可為自己“充電”,從而帶來市場需求的增長。但同時,張喜芳也認為“市場規模有限,賽道是否足夠寬有待驗證,商業模式的收入結構單一,其他收入來源很少”。

他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指出,行業投入較低,門檻低,品牌繁多,尚未出現一流的跨地域乃至全國品牌,由此,行業初期可能就是“紅海”,價格戰殘酷。

據記者了解,泛海投資團隊對這個領域持相對審慎態度,目前還未與共享自習室項目有過深度接觸,但以往調研過多個相似行業的創業公司。

在張喜芳看來,共享自習室如果滿足一定出租率,坪效比出租工位要高。從投資機構角度,一般都會看重的是獲客渠道拓展能力、投放轉化能力、選址能力、單店運營能力、品牌塑造能力、團隊素質等方面。

林大陽也表達了類似觀點,“目前雖然是行業元年,但已經處在了優勝劣汰前夜,自己必須不停奔跑,確立頭部企業的位置才能生存。”

張文亮的擔憂則是:“這個行業已經到了危險的境地,幾乎所有共享自習室都是預付費模式,有些已經開始低于成本價格出售,這是不可持續的,積累下去勢必面臨暴雷。”

張文亮在太陽宮地區開了第二家飛躍島,各項成本要高于目前的中關村店,但收費標準基本相同,如何打通兩家店的價格體系,讓顧客隨意地在兩家店自習是他眼下解決的問題。

林大陽的新店即將開業,超過400平方米,同時兼顧多樣的空間使用方式而互不打擾,這是他心中共享自習室理想的樣子,但能否盈利是他最關心的問題。

而劉芳則堅定地表示,目前“不需要”外部投資,會將目前的這家店慢慢做好之后,再考慮融資方面的事情。

(每經記者張壽林對此文亦有貢獻)

封面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王佳飛 攝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共享 自習室 投資 價格戰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