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雪缘园.com > 要聞 > 正文

雪缘园官网: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申兵:世界級城市群發展有五大趨勢

雪缘园.com www.774301.live 每日經濟新聞 2019-12-25 20:55:55

申兵認為,當前世界級城市群發展五大新趨勢包括:更加注重構建全球創新網絡、產業鏈和價值鏈體系,更加注重提升實體經濟實力,更加注重營造綠色、韌性、包容的環境,更加注重加強治理,更加注重政策引導和支持。

每經記者 梁宏亮    每經編輯 劉艷美    

申兵 圖片來源:成都市經濟發展研究院提供

據麥肯錫預測,到2025年,全球600強城市將貢獻全球GDP的60%。在最新城市競爭格局下,世界級城市群對全球資源的支配和控制能力正在不斷加強,全球價值鏈高端要素也在不斷向世界級城市群聚集。區域綜合實力的競爭,正越來越體現在城市群能級的競爭上。

12月25日,“成都經濟發展研討會2019——世界級城市群建設路徑與成渝城市群雙核聯動發展”在成都召開。研討會上,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申兵圍繞世界級城市群發展趨勢及成都中心性提升主題,進行了主旨報告。

申兵認為,當前世界級城市群發展五大新趨勢包括:更加注重構建全球創新網絡、產業鏈和價值鏈體系,更加注重提升實體經濟實力,更加注重營造綠色、韌性、包容的環境,更加注重加強治理,更加注重政策引導和支持。

競爭焦點從“份額”轉向“層級”

城市群實力是國家經濟社會綜合實力的集中體現,也是參與全球競爭的主要載體。在申兵看來,如果把城市群形容為“金字塔”,那么世界級城市群正是最有影響力、控制力,也最有服務支撐能力的“金字塔”塔尖。

而在城市群實力體現中,核心城市在全球城市體系中的層級、位勢或能量,基本決定了這個城市群在全球的位勢。“所以,核心城市對一種經濟要素的控制能力,還有決策中樞的作用,直接影響城市群的位勢或者城市群作用的發揮。”申兵分析。

隨著經濟全球化進入新階段,城市群發展過程中開始更加注重構建全球創新網絡和產業鏈、價值鏈體系。

“只有站在價值鏈最高端,才能說是一個世界級城市群。”申兵認為,當前,城市群經濟發展的競爭焦點,已經由全球價值鏈的份額競爭轉向全球價值鏈的層級競爭,這就需要發展科技創新和知識經濟,占據高端產業和價值鏈附加值的環節,努力保持對全球產業鏈和價值鏈的掌控能力。

從全球城市群發展態勢來看,不管是東京灣區、紐約灣區,還是舊金山灣區,不僅是金融中心、工業中心、創新中心的承載地,還擁有完善的產學研創新體系、宜居宜業的環境及包容失敗的創新文化。

據申兵分析,當前全球分工體系正在調整之中。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到現在,在全球分工體系下,歐美提供技術和創新活動,俄羅斯、中亞、中東提供能源,而中國是強大的制造業基地。未來,“中國開始往技術提供者轉移,能源供應者還是原來的俄羅斯、中東和中亞地區,有些制造業開始向東南亞轉移”。

強調均衡與綠色

讓申兵印象深刻的是,近年來,許多歐美地區對于城市群發展的研討,都回歸到實體經濟和制造業發展上。

這樣做的理由是,越來越多的城市群力求在研發、專利、技術、工藝、品牌等關鍵環節上,保持和重獲制造業全球領先地位。“還有就是要增強經濟多樣性,擴大不同群體就業機會,讓整個經濟社會均衡發展。”申兵解釋。

例如,著名的美國“波士華”城市群,正是通過產業結構轉型,圍繞知識經濟產業實現產業結構轉型升級,成功應對了近五十年來美國去工業化進程和區域關系演變所帶來的區域發展挑戰。

依托當地豐富的教育資源和高端人力資源,“波士華”實現向高科技制造業成功轉型。伴隨著電子和科技研發類公司在波士頓及其周邊聚集,沿128號公路形成與“硅谷”齊名的高科技聚集地。這也讓波士頓成為生物科技、精密儀器、計算機、軟件和通訊設備等產業重要集聚地,帶動城市群向高端產業升級。

在經濟發展同時,世界級城市群的“進擊之路”同樣伴隨著環境污染與生態問題。

“東京、紐約、倫敦、巴黎,這兩年做的發展愿景、規劃,共同的詞都是綠色。隨著我們國家的城市群更加成熟,這方面的任務可能就會更重。”申兵說,“作為一個世界級城市群,抗打擊能力要非常強,要迅速在自然災害和社會問題的?;謝指垂?,這一點對世界級城市群非常重要。”

注重治理與政策引導

此外,申兵談到,當前世界級城市群的發展趨勢,更加注重治理與政策的引導支持。而從結構來看,城市群往往是由不同行政主體組成,這就意味著城市群內部的協調需求非常強烈。

解決協調問題的通常手段,包括制定愿景和規劃、設立跨行政區機構組織,協調重要基礎設施建設,以及鼓勵不同利益主體廣泛參與城市管理或治理。其中,在不同時期根據不同主題來制定相應規劃,是一直以來各大城市群解決問題的重要手段之一。

“比如,1929年,為疏解中心城市壓力過大問題,紐約制定了一次規劃。”申兵舉例,到上世紀60年代,為解決空心化問題,紐約再次做了一系列規劃,而1996年的規劃主要針對宜居性、社區、管理問題,而紐約2017年版規劃則是為了應對氣候變化、環境、社會不公平等問題。

這種方式同樣被應用于日本首都圈發展。通過自上而下制定規劃,日本首都圈解決了疏解中心城市、多核發展、基礎設施更新、應對環境變化等不同時期所面臨的相應發展課題。

“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一直到2016年做了七次規劃,每次規劃一個主題,負責國土規劃部門的中央機構和首都圈一起來做。” 申兵進一步談到,在東京灣,通過協調發展,不同港口也確定了自身功能和主要任務。“哪些港口應該主要走集裝箱、哪些走冷鏈,這樣保證整個基礎設施建設和職能比較協調。”

此外,關于中心城市建設,申兵也提醒,歐美都是在工業化發展時期形成的世界級城市群。“現在中國已快進入工業發展中后期,再談中心城市發展,可能就跟以前的機理和動力不一樣。”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成都 申兵 城市群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ganrao} 江苏快3开奖数据 白小姐四肖选一肖 EU对应码 股民交流群二维码 广西快乐双彩2018152 网上棋牌游戏 秒速时时彩规律 30选5开奖记录 股票行情000760 六肖中特期期准+资料 北京麻将规则和打法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推荐 上期平码推算下期平码 云南十一选五直三开奖 捕鱼达人3圣诞版破解版下载 怎么用算式来计算股票涨跌